突然想起了豚王的一個萌事

那是我還在台州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,我和水紀、豚豚、豚豚的媽媽(有沒有爸爸?)在豚豚家的小區里散步,我在和豚豚家長的一個朋友交流留學心得以及傳教……總之後來我們又去了叔叔阿姨的家。
總之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臨走之前,阿姨問豚豚要了她的QQ號,豚豚寫在了紙上之後她又順口問了豚豚的QQ名字。我眼看著豚豚一個愣怔,硬是好幾秒沒有說話:她的QQ當時叫做司馬幹幹。(簡體)
怎麼辦呢?豚王?要當著叔叔阿姨和自己媽媽的面吐出這個骯髒的名字嗎?20年的純潔形象就要這樣破滅了嗎?
但是我們的豚王怎麼會就這樣被擊倒呢,下一秒,她一臉冷靜的說道:“叫司馬千千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我好像立刻就無法遏制的大笑了出來。


我到家了,其實我早就到家了,不過我一直沒有干正經事,我整天醉生夢死的。博客、論壇、本子,什麽都沒有管,然後我16號終於又要滾回英國了。我在奶奶家很爽,雖然星星沒有小時候看到的多了,不過能夠再一次用肉眼觀測到銀河我已經很滿足了啊!照片回頭再發。
從奶奶家離開之後我馬上就去了南京,呆了整整半個月,兩周,十四天。……這麼一說突然覺得好短。不想離開,明明覺得得到的感情已經足夠多了,但爲什麽,卻還是,那麼少。
名勝什麽的…沒怎麼去,說要去大屠殺紀念館,最終也沒去。(天太熱啊不想出門啊我並沒有在找藉口啊!)
不過還是有很多,很好的。去了夫子廟,新街口,還有什麽…什麽來著,哎喲我記性不好,照片也回頭再發!秦淮河晚上挺美的。傣妹真好吃啊;鴨血粉絲湯也他媽的好棒啊;糖葫蘆也不錯啊居然夏天不化掉;24小時麥當勞最棒了,我這半個月吃了好些雞翅;冰淇淋甜蜜粘稠……我吃下了那麼多東西。

但還是難過的不行了。

我以為我足夠威猛牛逼……但是那個早上被噩夢驚醒眼淚滿臉醒過來的時候,我才意識到所有的心理防線都被僅僅夢境中的一個場景完全擊潰了。但我居然還是活著回來了,我回來了?我抬起腳從那裡走了回來?我、我簡直不是人啊!我太難過了,胸腔要炸開一樣。不知道我16號能不能活著走啊……!我希望又不希望。
好好照顧貓,我愛你。
23:14 | 笑枝落塘蒲-日常吐槽
comment(1)     trackback(0)
comments
……我才叫司马。豚王是诸葛!你什么破记性!
原来那条河叫秦淮河。我一直以为叫鸡巴河呀怎么办【滚
我也爱你。隔着一层玻璃看着你我简直快死了,但是还是没死。
没什么挺不过去的,昂。
2009/09/12 10:17 | | edit posted by 蒙面君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akeee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174-bbb9a169
trackback